【古典情缘】月下红雁(15)

明星八卦 浏览(1131)
玛雅娱乐手机官方网站

  11179581-dd8e70d8838a41bb.png

  金家兄弟听言大出意料,一齐走上前,附耳聆听。

  只见黄先生在他们耳边轻吹了口气,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些话。言毕,金家兄弟二人脸上皆流露出惊喜之色,不住地惊赞:“画中天女竟是此地的一位大小姐!”

  小月全然没听清,便欲上前细听。只听黄先生正色道:“二位公子,我奉劝你们几句,这位天女只可远观不可触摸,更是万万不可亵渎!”

  二位公子听了,呆了半晌,脸上皆是疑惑之色,心里又不甘,齐声道:“为何?”

  黄先生板起脸,摇着扇子道:“天机不可泄露!画中天女虽落了凡间,但凡夫俗子若亵渎天女,必被上天视为大为不敬,况且这位天女正值青春年少,已然有了心仪之人。”

  兄弟二人听了,心中不快。金树田惶惑道:“天女心仪之人,必定也是神仙。”

  黄先生摆手道:“非也非也,这位天女心仪之人,乃是此地的一个男子。”

  金树田心中不服,心想这老头儿说话前后矛盾,适才明明说凡夫俗子不可亵渎天女,现在又说天女心仪凡尘男子。他便道:“奇怪,天女怎会喜欢凡夫俗子?”

  黄先生摇头笑道:“这有何稀奇的?每逢七夕节,不正是七仙女和董永七七鹊桥相会的日子吗?还有那三圣母带着宝莲灯私奔下凡与刘彦昌相会,后被二郎神发现将其压在华山底下,不才有小沉香劈山救母的故事吗?还有那嫦娥和猪八戒的故事......这些故事不都是天女喜欢上凡尘男子吗?”他不禁有感而发,抚胸长叹,吟叹道:“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......哎!”

  金树良闻言,反驳道:“放屁!那猪八戒不算,他分明是调戏嫦娥,被王母娘娘贬下凡间的。再者,他投生成了猪,又在高老庄娶了一个娇美小媳妇。你这说书老头儿莫欺我不读书,小爷自小也爱听书。”他一想到画中美人,不禁心潮起伏,欲火焚身,又道:“我才不管她是什么天女!这天女既然落了凡间,那便是小爷我的女人!在这雾城我要什么就有什么!此生我非她不娶了!我倒要看看,哪个不长眼的敢和我抢女人?”

  金树田听了,阴沉着脸,横了他一眼,一声不吭。

  黄先生微微抬眼一瞧,低声道:“大公子对画中美人是势在必得了......”他忽然呵呵一笑,站起身来,拍拍屁股道:“哎!这世道说书不好干了!人比妖精还要精,不好骗喽,走喽走喽。”说着,他将绢画往地上一放,转身便走。

  金树良和金树田皆是一愣,一齐看向地上的画,又相互看了一眼,谁也没动一下。

  黄先生双耳一竖,忽然回头道:“这幅美人绢画,谁抢着便送给谁。”

  话音刚落,二人便一齐扑上去抢画,顿时扭打一气。他们身后的丫鬟们见状,吓得急忙冲上前拉人,场面乱作一团。

  小月本想问个明白,无奈白鸿雁在旁,不便多说。她正踌躇之际,但见黄先生慢慢悠悠走到她面前,突然脚步一停,顿了一顿,朝她使了个眼色。

  小月连忙作揖道:“这位老先生要去哪里?怎么故事只讲一半?我还听够呢。”

  黄先生小声道:“看这姐姐好面相,定是历经千年修来的好福气。姐姐若再往前跨一步,必能飞跃成仙,若心有不舍,亦可在红尘中好好受享一番人间温情,做个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快活神仙。”说到这里,他回头瞄了一眼金家兄弟,又道:“眼下半路杀出来金家兄弟,十分难缠,那小娘子会被其纠缠。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。可这天下儿女婚姻之事,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,这其中又尽是攀高结贵的人事。所以姐姐大可放心,障碍已被扫平,鼠弟相托之事,我已办完了。”

  小月听他这话,似有邀功之意,心念一转,看向金家兄弟,又看向地上的那副绢画,不禁恍然大悟。那绢画中的美人,便是白鸿雁心中挂念的俏娘子。如今金家兄弟皆被迷得神魂颠倒,非要娶她为妻不可。料想这俏娘子与白鸿雁的这段姻缘,必会阻碍重重。只是她心中仍有一个疑问,便道:“请问老先生,这画中人究竟是何方神圣?莫非真是天上的神仙?”

  黄先生小声道:“我哪里见过神仙?我若见了神仙,跑还来不及呢。画中美人是此地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。要说这位小姐,却是雾城第一美人!”

  小月听了,噘着嘴道:“什么雾城第一美人?我看了怎么没心动?”

  黄先生捂嘴一笑,道:“口误!口误!要说这天下第一美人,当数姐姐。再说姐姐是女子,看了自然不会心动。”

  白鸿雁听得云山雾罩,只道这些说书先生都喜爱故弄玄虚,胡言论语,也无作他想,只是适才看到画中人,不禁令他思潮起伏。他作了一揖,便道:“见过老先生,晚生有礼了。不瞒先生,适才您展出的画中人,竟像极了在下的一位知己好友。只不过在下认识的那位好友是男子,也许是巧合,可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之人?我想这画中小姐定是我那好友的亲生姐妹。我与这位好友失联多日,十分想念于他,只是无从寻找。还望老先生告知,这画中女子是哪家的小姐?”

  黄先生看向白鸿雁,回礼微笑道:“公子看着一表人才,绝非凡夫俗子!老夫看得出来,公子志向高远,绝非池中之物,今有金玉良言,奉劝公子。”

  白鸿雁便道:“老先生请赐教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  黄先生道:“公子身边已有佳人相伴,应该好好珍惜,切莫节外生枝,那画中之人,宛如镜花水月,莫要沉沦其中,否则万劫不复。”

  白鸿雁听了,不知所云,一时无以为答。便在说话间,忽听得有人哼了一声,说道:“老先生好不要脸!偷画别人家小姐,还要毁掉一段好姻缘,乱点鸳鸯!俗话说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老先生一把年纪了,积点阴德吧!”

  听闻此声,小月和这黄先生皆是一怔,二人不禁耳朵一竖,连忙左右张望。然而,眼前人流如潮,哪知是谁在说话?

  只见白鸿雁一脸惊喜之色,大叫:“金兄弟!你在哪里?”忽然间,他只觉后心一紧,好似有人拽了他衣角一下,便是一阵悄悄话:“跟我来。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